沧铘音阙

沐家的音小阙在乌鲁克修身养性努力不搞事

遇风

朽木何栖风番外篇,百fo福利【?】茨木童子视角内心解读向,论嘲讽脸t如何盯上了中二少年【?】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

在茨木童子的眼中,大天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少年。
纵然青行灯笑他妖龄还不及大天狗的零头,纵然他自己也清楚大天狗是与酒吞童子齐名的,甚至在酒吞童子入鬼道之前便已经修炼有成的,天下闻名的大妖。
天下闻名,那又如何。茨木童子见过的大天狗,干净又偏执,固执于他心目之中的大义,周身都还带着独属于少年人的锐气。
时间在他的身上如同清风流水一般温柔,温柔的没有留下任何创痕。大天狗在得天独厚的环境里一路成长到令人仰望的高度,他舒展开鸦黑羽翼飞翔在苍穹之下,纯白狩衣上绘着风与天空,挣扎在泥土与尘埃里的生灵仰望着他的背影,恍如仰望着云端的神明。
三千年有多漫长?
对于专注一件事,为此投入了全部灵魂的大天狗而言,三千年快的像是他指隙里流过的风。
茨木童子在那双苍色的眼睛里看不见时间斑驳的刻痕,他透过那双眼睛能看见的,只有一个在时间的洪流之中固执的保持了纯粹的少年。
少年总是纯粹的,在经历了世界的挫折和磨砺之后,纯粹的少年人便会像是一池被晕染了各种杂色的清水,渐渐的失却了他的青春。
而大天狗像是一个难得的意外。他经历了三千年的时光,看过了世间所有的暗角与污秽,他并非不喑世事的幼稚少年,却也没有被世道左右,成为芸芸众生中庸碌又普通的一员。
他拒绝向现世的规则妥协,固执的坚持着他心目中的道义,挺直了脊梁对整个世界横眉竖指。他说,这个世界的秩序是错误的,我要给世界带去新的秩序。
那是他存在的意义,也是他追寻力量的根源。他自负到藐视整个世界的规则,却清醒的警告自己,与怪物搏斗之人,必须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成为怪物。
何等狂妄,何等孤傲。坚持自己心中大义的大天狗像是一只独行的鹰隼,他骄傲着,风骨剔透着,枉自锋棱着,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了改变世界秩序这样的重量,却在内心深处保留了这份独属于少年人的锋芒。

他是一心为大义而生,高高在上不染烟尘的妖中神祗,而他却是从最卑微的尘埃之中一路翻滚,撕心裂肺的挣扎出一条强者血路的鬼中悍将。

茨木童子总是用嘲讽的目光看待一切。对于世界规则的残酷他有着切肤入骨的领会,他理解这规则,顺应它,然后翻过手来利用它。世间万物不过弱肉强食,所谓的正义与光明不过是行事时光鲜的伪装,早在他入鬼道之时便已经从他的世界之中剔除。
直到他遇见了大天狗。
这个坚持着少年般纯粹的大妖用那双没有杂质的苍色眼眸看着他,说,为了大义,我要手刃于你。
没有任何虚伪的遮掩,也没有站在道德制高点借之行事,大天狗的大义纯粹的近乎透明。他不需要为了自己的任何行为饰以大义的伪装,因为大义就是他的目的。
多么可笑。生来便高高在上不识尘埃滋味的神祗,将他的剑刃指向了整个世界的规则。
可是,这样可笑的,偏执的少年,却那样牢固的吸引着他的视线。
茨木童子不想承认自己的羡慕,也不想承认他对大天狗的关注。
哪一个少年曾经不是桀骜不驯,敢于与整个世界叫嚣的呢?一意孤行的走在自己选定的那条路上,坚持着自己心中的那一套形式准则,说不听,劝不动,管不住。
可那是每一个少年的曾经,每一个少年都曾试图反抗世界的规则,每一个少年都没有做到。
茨木童子也没有。
可是大天狗做到了。
他怎么能——他怎么敢?
茨木童子在远处看着大天狗的背影,黑目金瞳亮的骇人,满眼闪烁着兴致盎然。
这个高傲的少年能走到哪一步?
他最后会低下头吗?还是会梗着脖子挺直脊梁傲慢的迎接生命的终结?无论如何,茨木童子都不觉得大天狗会成功。
可在他的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很小的声音如此期待着。期待着能看见高傲的大天狗完成他的大义的那一刻,那一定会是颠覆史册的辉煌。
为了这份微不足道的期待,他有意无意的渐渐接近了这个少年,一天比一天更能看清楚大天狗一举一动无意流露的细枝末节,一天比一天更加了解……
直至某一天,金色的瞳孔之中完整的装下了大天狗的影子,装下他的每一个笑容每一个眼神,贪婪到不愿再放过任何一个瞬间。
从此往后纷至沓来的每一天,他都不想缺席。

评论(7)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