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铘音阙

沐家的音小阙在乌鲁克修身养性努力不搞事

朽木何栖风·肆

配合原作剧情“凤凰林的占卦师”食用口味更佳【×】

--------------------------------

茨木童子弓着背小心翼翼的在潮湿低矮的洞穴之中前行,冷不丁走在他前面的少年住了脚,茨木一时没收住撞在了那双鸦黑羽翼上。
“你发什么呆……喂!”
大天狗恼怒的回手一记风袭将茨木击退数步,人高马大的白发恶鬼在逼仄的空间里躲闪不开身形不稳,额边鬼角撞在了石壁上,疼的他倒抽一口凉气:“咝——发什么瘟!”
“你走前面。”大天狗抿紧嘴唇看着猫着腰捂着鬼角的男人,苍色眼眸闪烁不定:“我不能容忍偷袭者在身后。”
茨木童子给气乐了:“怎么,你是想在这儿和我打起来?我倒是不介意。”
大天狗握紧了手中羽扇,修长五指攥的骨节发白。
在这低矮的洞穴里和茨木童子战斗并不明智,他没有飞翔和闪避的空间,而茨木童子的实力并不受地形限制,可……
“你走前面。”大天狗固执的重复了一遍,双眼毫不闪避的盯着茨木在黑暗中灼灼发亮的黑目金瞳:“快点。”
茨木童子轻轻的嗤笑一声,大天狗看不清黑暗里他是什么表情,却能想来那张标志性的嘲讽脸恶劣的样子。
“得得得,我走前面就我走前面。”茨木童子弓着背错过侧身让开的大天狗,狭窄的洞穴容不下两人比肩,大天狗几乎被挤在了潮湿的岩壁上,羽翼压着山石的棱角,硌的生疼。
茨木童子乱蓬蓬的白发从他的额前擦过,有一个瞬间大天狗感觉到男人的鼻息喷在脸上,那双前所未有靠近的金瞳带着轻嘲漫不经心的扫过他的面孔,一如既往的令人恼火。
茨木童子有些愉悦的看着低了他一头的大天狗,错到大天狗身前去,弓着背防止鬼角再碰到岩顶,大步流星的开路。
这个威名远扬的大妖似乎一直都保持着少年的体格,失去凛冽罡风的环绕,看上去竟有些单薄……
“要打架也等出去了再说吧,我可不欺负你。”茨木童子这么想着,也这么说出了口。
下一刻身后疾风破空之声突兀的响起,茨木童子鬼手张开回防接下这一记力道不强的风袭,回头一看,握着羽扇的大天狗双目凝霜,狠狠地瞪着他。
“欺负?”少年清朗的声音都冒了寒气:“你再说一遍?”

----------------------------

半个时辰前。
冲天的鬼气与凛冽罡风尖锐碰撞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高度浓缩的力量几乎扭曲了空间。大天狗羽翼回卷刮起弥天的龙卷风,却见狰狞鬼手自地下腾起握住了茨木将他护住,待劲风散尽鬼手破碎,白发恶鬼大笑着从纷扬的灰烬之中腾跃而起,左手之中光球被他骤然捏碎,澎湃鬼力汇聚于拳心,冲着大天狗的面门一拳轰下。
大天狗双目微厉回手握紧了羽扇正欲还击,忽听正上方有陨星疾坠之声,滚滚热浪自颅顶炙烤而下,突如其来的危机感令羽翼根部的绒羽猛然耸起。大天狗蓦地腾起乘风凌空滑开数十步,再抬眼便看见朱红的业火从天而降,茨木童子拳势正盛已不及规避,爽性不闪不避当面迎上!
“喝!”
地动山摇。
紫黑鬼力和朱红业火以炸裂之势溢散八方,祭坛之上被震出了蛛网般的裂纹。黑焰与凤火交缠炸裂开来,炙烤得空气都扭曲。祭坛边上凤凰火铁青着面孔,放出业火的手掌还横于胸前,扬声喝道:“茨木,你要打架也看看地方!”
大天狗却看清处于力量冲击中心的茨木身形不稳唇角隐有血迹,心下一凛。机会!
“受死!”
暴风乍起,凤凰火脸色一变:“疯子!停手!那里的祭坛不能破坏——”
清脆的玉碎之声响彻整个凤凰林,本已濒临破碎的祭坛在大天狗的羽刃暴风之中彻底崩毁,空间瞬间扭曲。井喷般的阴气将离裂缝最近的茨木童子与大天狗一并席卷,转眼便将二人吞噬!
凤凰林阴界裂缝的封印,打开了。

------------------------------

“喂,你见过那么多阴界裂缝,知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茨木童子猫着腰在好似无穷无尽的岩洞里前行,步伐越来越大,语气压抑着浓浓的暴躁。
他很讨厌这种又湿又窄的地方,容易让他想起很多不好的东西。不过每每想到背后的大天狗只会比他更难受,茨木童子就能获得微妙的平衡,继续耐着性子向前走。
“我没有进去过。”大天狗皱着眉头。走在前面的茨木童子几乎将整个岩洞都堵了结实,他视线所及尽是这男人乱蓬蓬的稻草一样厚实的白色长发,看不见半点前方的状况。
“啧……”茨木童子发泄一般一拳砸在一旁的岩壁上,看似普通的山石纹丝不动。
他和大天狗早就试过了,这里的石头硬得出奇,即使是倾尽妖力也无法撼动一丝一毫。大天狗站在茨木身后看着白发恶鬼,凉凉的开口:“继续走,明知道打不动就别浪费时间。”
茨木童子侧过头瞪了大天狗一眼,大天狗脚步一顿,眉头微拧。
明明就在不久之前这个男人还有心情带着嘲笑讽刺他,现在却沉郁暴躁如同囚笼中的野兽,发亮的黑目金眸之中瞳孔都骤缩成了针状的一线。像是濒临喷发的火山,只差一个契机就会将毁灭喷薄而出。
“喂,茨木童子。”大天狗停了脚步,冷声道:“如果连这点压抑都无法忍受,你就没有和我继续同行的资格,让我在这里杀了你也许解脱的更早。”
茨木童子的步子一停,没有回头。大天狗分明的听见他从喉咙深处发出压抑的呵气声,宛如食物链顶端的猛兽磨牙吮血,地狱之门洞开般的森寒顺着脊柱爬上,大天狗心里阵阵发冷。
罗生门之鬼的名字他曾有耳闻,却从未如此切肤的体会过这个男人漫不经心嘲讽笑容之下,真正属于猛鬼的凶戾与危险。
就在大天狗攥紧了羽扇准备动手的时候,茨木童子猛的又一拳砸在身侧的山岩上,狰狞鬼手的指节顷刻见血,大天狗却觉得两人身边近乎固结的凝重空气微微一松。
“你在看不起谁,嗯?”茨木童子的声音略微喑哑,沉沉的吐了口气回过头,针状金瞳搏动着慢慢放松,语气之中带着一贯的嘲讽。
大天狗冷哼一声,苍色眼眸从茨木童子淌血的鬼手上扫过,高傲的颔首:“还不快走。”

评论(9)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