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铘音阙

沐家的音小阙在乌鲁克修身养性努力不搞事

朽木何栖风·贰拾叁

关于草薙剑失窃于新罗僧之手的事情是有明确史料记载的,时间在公元668年,也就是平安时代前百年左右。包括道行逃离时路过摄津也有提及,不过到底有没有路过茨木那个地方那就不知道了私设他有吧【×】草薙剑归于热田神宫是朱鸟三年(688)的事情,期间二十年的时间足够茨宝长大了_(:3」∠)_这一章可联系之前黄泉酒幻境。前头看不懂的看完这一章就差不多了……吧。

----------------------------------------

那约么,是百多年前的事情。
一个名叫道行的新罗僧人,远渡重洋来到热田神宫讲学,见到了供于神龛之中的天丛云剑。然后他窃走了它,带着天丛云一路躲避诸方追杀,险些真的被他逃到海上,让神剑流落他乡。
这件事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想来大天狗大人还是有些印象的。是的,到了离海岸不足三天路程的地方,那个新罗僧自首了。自首之时他已在崩溃的边缘,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只知道他不住嘶吼着那是一把不祥之剑,可是将那把剑拔出剑鞘的明明就是他自己。
朝廷震怒,天武天皇将天丛云剑收归宫中,唔,那时候平安京还不是都城,皇宫的位置还在奈良那边呢。
人们以为这便是结束,但阴影已经埋在了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
我刚才说,道行差点真的逃到海上去。为了躲避追捕他走了一条非常偏僻又崎岖的路,途径摄津的时候,在一个名为茨木的地方借宿了一夜。
为他提供栖身之地的是一对年轻夫妇,女主人刚刚怀上孩子,想为自己的孩子积福,就收留了这个落魄的僧人。
多可笑?想要积福的善举,真正的招来了魔鬼。天丛云剑的影响无处不在,即便是神官也会被它侵蚀,何况是一个还不足月的,腹中的胚胎?
那一晚女主人腹痛难忍,道行意识到可能是剑影响了未出世的孩子,怕被看出倪端,天一亮就匆匆离去。可侵蚀的种子已经埋下,受过邪气影响的孩子并没有在第十个月顺利临盆,而是足足十六个月后才落地降生。
过大的胎盘让他的母亲在他出生后便因大出血失去了生命,异常的妊娠周期早就惊动了周边所有的村人。那个孩子被视为鬼之子,由痛失爱妻的他的生父亲手抛到了河水里。
但他并没有淹死在冰冷的水中,河的下游不远处,恰好有一名游侠剑客在休息。剑客救起了这个刚出生的男孩,因为不知道他的双亲是谁,就以地名作为了男孩的姓名。
在剑客的精心照料之下男孩渐渐的长大了,他跟着剑客走遍了周边许许多多地方,学了一身拳脚功夫,记了满心为人道理。终于在他们走到了奈良附近时,剑客告诉男孩他们分开的时候到了,男孩已经成长到可以用自己的脊梁背负的年纪,不再需要剑客为他挡风遮雨。
剑客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是帮男孩安顿下来,他们找到了一个离奈良不远不近的还算繁华的小镇,镇上有一个老理发匠没有儿子,收养了这个男孩。
如果故事就停留在这里其实也是很美好的,男孩只受过天丛云一夜的影响,尽管那在某些方面确实改变了他的体质,但毕竟没有将他从人类变成别的什么东西。
但是命运就是那么一种混蛋的东西……像是一只翻云覆雨的手,轻轻的那么一扫一拨,就足以颠覆一个人类的整个世界,颠覆到片瓦也不剩。
在天丛云剑放置于皇宫中的这十几年间,天武天皇的身体每况愈下,终于在十几年后一病不起。无数神官心急如焚的诊断,最后将矛头指向了天丛云剑。他们认为是神剑作祟搅得天皇圣体不安,于是派人将天丛云剑送回热田神宫里。
问题恰恰就出在了这里。朝廷的神官虽然听起来威风八面,却并没有几个受过镇压天丛云剑的专门训练。护送天丛云剑的一行人之中有一个小神官,一天晚上按耐不住好奇心想要偷看神剑的模样,于是他趁着夜色偷跑到放着剑的车队里,趁着月光将那柄剑拔出了剑鞘。
太过年轻的小神官完全无法抵抗天丛云上八岐大蛇所残留的邪念与凶煞,在天丛云剑彻底出鞘的那个瞬间,他失控了。
像是某种诅咒一样,那个时候,他们恰好停留在男孩和理发匠所在的小镇子旁边。
那个晚上男孩正好被老理发匠派到别的镇子去送信,等他匆匆归来时,迎接他的是一整个镇子的死寂。满地泼墨一般狰狞的血,残缺的肢体与被死亡扭曲的曾经熟悉的脸静静地匍匐在每一个黑暗的角落里。
男孩吓坏了,他下意识的往老理发匠的家里跑,却在家门口停住了脚步。
他看见,已经生出了鬼角与獠牙的神官用肿胀扭曲的爪子握着一把通体雪白的像鱼脊骨一般不平滑的长剑,慢慢的抽出老理发匠的胸膛,
淋漓的血从剑锋淌下去,还是温热的。
化身为鬼的神官踢开老理发匠的尸首,手提长剑向男孩走来。愤怒与仇恨盖过了心中的惊恐,曾经和剑客学过拳脚功夫的男孩冲了上去。
神官的身体多半是孱弱不堪的,即便已经堕身为鬼,神智不甚清醒的情况下也很难发挥出什么力量。男孩就这样险之又险的和他战成了僵局,身上被剑刺伤的地方越来越多,他却觉得越来越亢奋。那柄白色的剑仿佛和他之间存在着某种与生俱来的联系,每一次接触到身体时那种悸动随着切肤之痛一起深入骨髓,男孩感觉得到那把剑在呼唤他。
最终男孩抢下了天丛云剑,神剑入手的刹那就灼伤了他的手掌,烫的他几乎握不住剑柄。恶鬼依然近在眼前,嘶吼着扑向他的面门,男孩下意识模仿着记忆之中剑客出剑的模样一剑横扫,锋利的剑身像是切割稻草那样轻易地割断了恶鬼的脖颈,异化的头颅高高的飞起来,腥血喷溅了男孩一头一脸。
天丛云剑脱手掉在了地上,还没意识到自己杀掉了一只恶鬼的男孩惊魂未定的喘息,他爬到老理发匠尚还温热的尸体旁,伏尸大哭。
但那不是结束,大天狗大人。终于发现了异常的朝廷神官循着血迹姗姗来迟,看见了穿着神官衣服的恶鬼尸体。其中地位最高的那一位立刻就连接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戴上特质的金丝手套拾起了地上的神剑,叫了男孩一声。
他说,“小孩儿,对不住了,下辈子不要碰上这种倒霉事儿。路上出了这么大的纰漏绝对不能被其他人知道,这儿只剩下你一个活人了,所以——”
男孩还没能完全理解大神官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冰凉的剑身噗的一下子没过了他的胸膛,洞穿那颗温热跳动的心脏。
“——所以你必须要死,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

大天狗大人,你听说过一句话吗?怪物,诞生于鲜血淋漓的罪恶之中。
一个生来就受过天丛云剑影响的孩子,在刚刚与剑再次产生共鸣的时候被那把剑贯穿了心脏,会发生什么?
强烈的怨气与不甘刺激了他的求生欲望,在那些神官带着神剑扬长而去之后,他们以为已经死透了的男孩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以堕鬼之身。

评论(1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