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铘音阙

沐家的音小阙在乌鲁克修身养性努力不搞事

我这是养了一群什么式神·贰

青行灯来到这个寮里是深夜。鬼晓得为什么她的master会在二半夜了灵魂单抽,而她被master的歌声吸引一时不慎跌进了这个坑里。
一失足成千古恨。
master还很稚嫩,没有攒下满满的一仓库红蛋,也没有黑蛋给她吃,而是从御魂库里扒拉出一些不上不下的御魂,小心翼翼的贴在青行灯修长的美腿上。
“这算是我最好的御魂了……你别嫌弃啊,等我打到了更好的一定换给你,小灯最乖了……”
青行灯看了看一旁双眼闪亮看着她的姑获鸟,又看了看身上的御魂还不如她的雪女,没有说话。
寮里非常热闹,似乎每一个式神都被master留了下来,青行灯甚至看见几只狸猫在角落里耍杂技……可正是因为每一个式神都留了下来,即使是寮里最强大的姑获鸟,也没有强到哪里去。
姑获鸟刚刚晋升四星,任劳任怨或是说心甘情愿的拉着新来的小美女去刷图,让青行灯在纯粹的战斗里慢慢的长大。
从一个刚被抱下神坛什么也不懂的纯白式神,到四星满级艳冠天下的灯姐姐,青行灯没吃过一个达摩,全部是靠自己一步一步打上去的。
这也是她后来看着其他弟弟们恨铁不成钢的原因。
不是在血雨腥风之中成长,能成什么大气?

茨木童子被抱下神坛是一个凌晨。
master刚刚拿到非酋初级的安慰费,转眼就把小小的茨木童子从光柱里抱下来,姑获鸟的眼睛都要被闪瞎了。
“哦豁,这么小。”青行灯飘过来伸手逗了逗迷迷瞪瞪的茨木宝宝,抬眼看向姑获鸟:“这一只你也要养?”
“养养养!”已经五星满级的姑获鸟伸手把茨木宝宝接过去抱着,温柔的轻轻摇晃,结果一抬头就看见master拿出了仓库的钥匙。
master已经攒下足够的红蛋了。
姑获鸟qwq脸看着在红蛋的包围之中飞速成长的茨木宝宝,悄咪咪的对着手指。
我想养……
事实证明,即使是威震四海的茨木童子,在他还是一个宝宝的时候也没什么威慑力。
从茨木宝宝天天被青行灯捏着独角逗弄就能看出来,小家伙穿着一身没强化的顶级御魂,空有一身妖力张牙舞爪却没办法对着他灯姐姐发火。
毕竟是姐姐呢……
茨木还记得上一次姑获鸟有事没能带他去刷图,青行灯是怎么一步一步带着他从探索秘境里走出来的。
他太弱小,只能让本就不擅长攻击的青行灯挡在前面,而面容清丽体态纤细的青行灯却稳稳的坐在她的提灯之上,抬手用拇指抹去唇角的血迹,脊梁挺得笔直。
“抬起你的脑袋,给我站直了。”青行灯冷声道:“好好的看着,该怎么战斗。从战斗里得到的成长才是真实的,你最好记住这句话!”
……我想变强。
茨木宝宝接住力竭跌落的青行灯,抿着嘴唇把眼泪憋回去,抬起头恶狠狠瞪着对面的妖怪,猛的将自己空荡荡的袖子掷向地面。
“降临吧,我的地狱鬼手!”
……想要比寮里最强大的姑获鸟姐姐还要强,强大到我能够保护其他人。
“master。”从探索秘境里出来,茨木宝宝看着飘在前面带路回家的青行灯,轻轻的拉了拉阴阳师的袖子。
“我想……经历更多的战斗。”
晴明微微诧异,随即笑出了声。
“好。”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