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铘音阙

沐家的音小阙在乌鲁克修身养性努力不搞事

【环球之旅】手帐,要配照片哦Ⅰ

断粮?不存在的。
茨狗从平安时代一直活到了现在设定。老夫老妻了,去周游世界吧√

--------------------------------------

这是一个遗落在爱宕山枫树顶的本子,已经很陈旧,经年累月的翻动让它的页脚都卷起,又被主人细心的抚平。
本子的扉页没有署名,一根羽毛斜插在封面后,黑到发蓝的绒羽末梢鎏着金。

❖ 第一页
白纸正中贴着一叶红枫,跳脱的红沾染了天际流火,爱宕山的泥土气息还残留在叶脉之中。
下面有两个不同的笔迹写下几行字。

“想出去玩。”

空了两行。

“大天狗你又偷溜下山!这个本子你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不知道!

酒吞找你喝酒的时候。

……那么久以前啊。
你想出去玩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不告诉我?

神社不能没人管。

拉倒吧你!爱宕山都变成京都著名景区了!有的是人类来管!”

又空了两行,同一个笔迹继续写。

“你想去哪里?我安排一下,随时都可以动身。”

“一起,哪里,都行。”


❖ 第二页
一张照片,照片的背景是遍野山花烂漫,远处的古树旁竖了围栏,鹅卵石铺就的小路蜿蜒至脚下。
茨木童子的侧脸占据了大半画面,戴着宽大墨镜的白发恶鬼束起头发,穿着件翻领的格子衬衫,嘴里叼着草根百无聊赖的斜过眼睛看着镜头。
清晨的光线斜打在他的脸颊,在笔挺鼻梁后勾勒出一道深邃的影,隔着有色镜片的金眸沁了露水,隐约含着笑。

“结果你第一站居然是摄津,我最近惹你了吗。

茨木市,认不出来了。街道上到处都是这样的图画,他们说那是茨木。(旁边画着一个Q版的小野人,裹着兽皮拿着狼牙棒,嘴角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

那才不是我!”


❖ 第三页
这一页夹了一朵干花,干花点缀的照片上是落叶满地的林间小道。细碎的光线从叶隙间洒落,灿烂的仿佛可以用手掬起。
白衬衫的金发青年手执竹笛,只留了一个欣长背影。在他视线所向的地方,重重树影后露出古刹朱红的围墙。

“永平寺啊,居然修成这个样子了。

翻修过三次,完全不同了。

哈哈哈哈我们上一次还在这条路上打起来过,吾爱,那时候你想过会再和我一起回来吗?

没有,滚。

哇大天狗你这混蛋!让我滚还抢我的素面吃!”

空了一行。

“这寺里特供的素面看着就不香,下次有好吃的你再抢啊,都给你,养胖点。

不要,会飞不起来。

现在不是有飞机了嘛!

……和你没法交流。”


❖ 第四页
葱茏山脉上,连绵起伏如龙般雄伟壮阔的长城。残缺不全的青砖爬满苔痕,头上歪着鸭舌帽的金发青年手中拿着地图回过头来,看向镜头的双眼略微睁大,似是有些诧异。
花花绿绿的往来游人一瞬间模糊成灰暗的背景,整个画面之中只剩下他清秀的脸孔,苍蓝瞳孔澄澈如洗,点亮了整个深秋的野岭。

“好热,走了一整天都没把这个城墙走完,到底有多长?

你偷拍我。

都说了是个意外!我本来在拍你后面飞过去的一只鸟,谁知道你就转过来了!

偷拍我,还把我当成你来骗。

大天狗你这混账!”


❖ 第五页
一张朱红的剪纸整齐平展的占据了大半页面,剪纸上是随处可见的锦鲤与福娃图案,讨吉祥如意的彩头,胖娃娃的脸上挂着暖洋洋的笑。

“那么老的人居然能剪出这么精致的东西,她不会是妖怪吧。

我留意了,没有妖气。

不过这里的饭很好吃!大天狗多吃了半碗米饭,吃完以后又把那个叫点心的东西买了一大袋,半天他就吃完了!

你抢我的,不吃完就吃不到了。

我哪有!
……以后再来不就好了,我记下这里了。”


❖ 第六页
灯火通明的楼阁,大红立柱撑起雕花的顶梁,上翘的飞檐下挂起喜融融的红灯笼,在荡漾的波光上晃开。浓墨重彩的画舫上,着轻纱的秀女曼舞轻歌,琵琶声和着歌声一并在水面漂浮。
大天狗穿着阔袖深衣倚在朱栏前,目不转睛看的专注。楼阁下彼岸边,水样夜空下有江南的万家灯火明明灭灭。

“很久不见你这么穿,差个面具就是初见时候你的样子了。(旁边涂了一个丑丑的天狗面具,夸张的长鼻子油的发亮)

旅馆的老板娘说年关时候这里有灯会,想看。

那就再来一次呗,你这么喜欢?我们可以在这边多住一阵子。

好。”


❖ 第七页
照片旁贴着一片残损的靓蓝色蝶翼。照片中秀水灵山,民族风格浓重的草棚营寨,茨木童子赤着上身和别人掰手腕,蓬乱白发披散在身后,闪闪的银饰缀在他肩头腰侧,眼下画一道猩红。
似是力道正酣,白发恶鬼笑的畅快,周身腱子肉都绷紧凸起,浮起的一层薄汗微微泛着光,看得周围旁观的小姑娘脸颊都绯红。

“那个人类好大的力气!居然能与我抗衡一阵子!

毕竟是个人类,你又出什么风头,一定要扳过他?

我那不是动了真力气就没克制住嘛!

嗯,然后整个苗寨半数的姑娘都要嫁给你,族长都拦着不让你走,你很开心?

诶,我这不是让你半夜偷偷带我飞出来了……吾爱,你这是醋了吗?

滚。”


❖ 第八页
风马旗在夜风中猎猎飘扬,成群的藏野驴在草原上奔跑。澄澈如镜的盐湖中倒映着天上明亮纷繁的群星,湖边盐堆皑如山上的雪。在视野尽头的雪峰之巅,挂着一轮巨大的橙色的满月。

“那个住在雪山上的妖怪很强啊,很久都没认真动手了。

那不是妖怪,你没看见他戴着那个叫哈达的东西?

不是妖怪能和我们打平手?当年的安倍晴明也没办法以一敌二吧。

今天那个小姑娘和我讲的雪山守护神传说,可能是真的。”

空了一行。

“结果就迷路了。

打的太开心忘了什么时候把地图丢了……啊啊,这下头疼了。

明天我飞高些,应该能看见路。

你这么弄真的不会出现鹰神的藏区怪谈吗!”

❖ 第九页
临摹来的一段藏经写在最前面,在藏经下,照片中的大天狗穿着粗布的袍服,挂着一条红玛瑙与天青石串成的繁琐项链,正在与一个身披袈裟的僧人交谈。
另一张照片是裹着熊皮的茨木童子,做藏民打扮的白发恶鬼坐在一只巨大的藏獒身边,正和那獒犬大眼瞪小眼。
下面只有一句话。

“想翻过最高的雪山,在准备。”


❖ 第十页
暴风雪几乎糊住了整个镜头,洁白的霜花遮挡了小部分的视线。在霜痕后面,用皮草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大天狗蜷缩在一块巨石下面避风,怀里抱着一团灼灼跳跃的黑焰。

“在雪山上遇到了三场暴风雪,很冷。

吾爱缩在我怀里取暖的样子真是难得一见,可惜没拍下来。但话说回来,你未免太畏寒了些。

是你皮糙肉厚。

好好好,没有皮糙肉厚的我,谁把你从雪山上抱下来?”

-tbc-

-------------------------------

视心情更新,后面就是国外的各种了√

评论(6)

热度(74)